你的位置:首页 > 声乐资料 > 我的笔记

跟孟建宏老师学唱歌时的笔记

2015-8-1 16:42:25      点击:


名词:腭腔 、共鸣盒子

用自然的气息,让声音在盒子那里飘着
力量:口腔里的笑
观点:声音跟嗓子没有关系
      面罩的声音不是在脸上。
准备好盒子,声音在腭腔的面上,声音自然的就跳上去了。
腭腔的平面是松弛着工作的。
平面准备好了,喉咙可以动,只要盯住了腭腔的平面就行了。
能演绎好半声,证明唱法已经炉火纯青了。
声音是有色彩的,就像油画。
唱歌只有两个地方。第一个地方是盒子,第二个地方是喉咙、胸膛、腰腹、甚至躯干的整合体。
不能躲着嗓子唱。
练习一会儿就得歇息两分钟。
气息,是放下来,不是吸进去。吸进去的气息会把胸膛堵塞住。
“lia————”母音。“a”出的要快,不能唱成“li—a————”。
用腭腔把do、re、mi、fa、so说出来。
唱晴天的声音,不唱阴天的声音。
唱高音时候还是那个腭腔的平面,还是那个盒子,只是身体更兴奋些就行了。
不唱大的声音,稍不注意就too much了!
声音要有弹性,要自如。
声音可以用气息颤动起来,流淌起来。
“盒子唱法”就是吹哨子玩,不是唱,纯是玩。
面部没有表情,但腭腔却已经是激动和兴奋着的了。
尝试嘴巴张不大时候,保持好牙关开合大小说出“do、re、mi、fa、so、a、e、i、o、u”
关于颤音:民族唱法颤音在胸膛上,而美声要颤在气息上。只有气息的颤音才能打动观众,而我特别不能接受缠在胸膛上的颤音。
“吹哨”的状态有了,那么高音自然就唱上去了。
歌剧作品容易毁嗓子,而艺术歌曲却能把好音色调出来。
腭腔的平面放哪里就行,无需可以夸张。可以把腭面想象成透明的、薄薄的,声音可以轻松自然的翻上去的样子。
多唱抒情歌曲,不唱大音量。
不考虑喉咙,最好是忘了喉头。
腭腔平面很灵活,像是手,可以把声音抓起来,但它比手还要灵活。
多听吉利、斯基帕、斯苔芳蒂的歌。科莱里的歌最好膜拜,少去模仿。
如果只考虑身体上的某个点,那一定是不够的,因为它一定是个整体,只考虑点、线、面、甚至管,都不够。
嘴巴不能张太大,那会破坏掉盒子底的平面。只有少数大师能做到张大口时候还保持平面。也就是说不能认为嘴越大盒子越大。
不能把力量带到盒子上面去,那样一定会破坏盒子。
纯正的意大利唱法一定是整个头腔在响,而不是在前面、在后面或者是任何片面的地方。
意大利人宁可听哑了嗓子的年老的斯泰方诺,也不听帕瓦罗蒂。老帕的声音里能听到商业性。这一点多明戈也不例外。
“盒子唱法”可以说是意念的东西。用意念控制。
把“盒子”建好并打开,然后去说就行了。
把“盒子”底的平面,想象成你的手。去抓声音,灵活的,不僵硬的抓。极富弹性的抓,然后放在那里,声音就响着不停。
多用正谱,因为那相对的更为严谨一些。
初学颚腔力量时应加强颚腔上方“积极”的力量。
大而不燥的声音,是因为身体积极的运作。这样的声音近听不扎耳朵,远听清晰。而不好的声音往往近处大的吓人,远处听的迷迷糊糊。
我想:老师大而不燥的声音,有部分原因是来源于他加入的歌曲的情绪。
高音的时候身体的力量和中声区是一样的,但这不是绝对的,最高的音身体还是需要多给下力气。
经历:两年没有放开嗓子的歌唱让他学会了主动去找某些地方。
观点:中国这样唱的男高音基本上没有,许多都是假象。当然不能说他们唱的不美,只是不够意大利。
吉利的技巧属于巅峰,科莱里的声音属于无可比拟。
只有舞台剧的打磨才能促使我们去寻找好的技巧。搬运别人的东西,往往会陷入尴尬的境地。
 
 

to me :你少了一个“weng”的东西。然后他师范了两个声音,第一颇像鼻音,第二个有“hong”的感觉在头里。